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租房资讯 > 小区出租房被改造成小旅馆 二房东每天车站拉客

小区出租房被改造成小旅馆 二房东每天车站拉客

发布时间:2015-09-06  来源:今日早报  点击:
 

    昨天凌晨,杭州火车东站附近一居民楼起火,两名女子身亡。

  一起小区火灾牵出种种乱象

  “小旅馆”藏身居民楼 二房东每天车站拉客

  小区居民对此深恶痛绝投诉频繁,相关部门表示监管难度大。

  昨天凌晨4点不到的样子,天色还是黑漆漆的,但在杭州火车东站附近的新风丽都北苑小区,却腾起一阵黑烟,在夜空中也能清晰地辨别出来。

  紧接着,新风丽都的小区居民被一阵的消防警笛声吵醒—原来是北苑8幢2单元2001室着火了。

  火势看着不大,但是黑烟十分浓密。起火这幢楼里的居民陆陆续续撤离了出来,其中不少人还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看着不像居民,更像是住店的旅客。

  “这幢楼里,不少房子都是租出去的,有一些二房东把房子隔了一下,就去附近的车站兜客,兜到了便带来这里住。”小区居民李大伯说,“其实这就是‘黑旅店’,没办过执照的。”

  记者后来了解到,这幢楼20层的2001室内有两名女子,被发现时已经死亡。据居民们描述,最早起火的就是2001室,而这个房间被房东租给了二房东,也用来开小旅馆。

  失火房间内两名女子死亡

  着火这一间被改成小旅馆

  吴阿姨家住新风丽都8幢2单元的21楼,昨天凌晨3点半过后,睡梦中的她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

  吴阿姨猛地从床上起身,四周查看屋里,确认自家没有着火后,才打开窗户,发现楼下20楼的房间窗户,正飘出阵阵浓烟。

  “楼下肯定是着火了,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我赶紧下楼去敲门,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应。”吴阿姨说,“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下楼去叫保安。保安听说后赶紧报警,逐户通知楼里面的人家赶快疏散出来。”

  李大伯住在隔壁单元的20楼,在消防车接二连三地开进小区后,他才知道住的这幢楼发生了火灾。“我下楼以后,发现消防员很快就把火势控制住了。听说那个房间里面有两个女的都死了。”李大伯说。

  事故发生后,一名年纪三四十岁的女子坐在楼下的草坪上嚎啕大哭,原来她是其中一名死者的姑姑。

  “她是我的亲侄女,安徽人,老家还有一双儿女呢。本来两个孩子也跟着她住在这里,因为老家那边的学校开学了,孩子们昨天才刚回去。”女子说。

  在走访中,不少居民告诉记者,起火的那个房间其实是一家旅馆,每天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短住的旅客。

  中午时分,一名自称是房东女儿的女子要求进事发房间去看一下。据房东女儿讲,自家这间房子共120平方米,按南北隔成两间出租,每间都是60平方米。最先起火的是靠北面的这一间,今年1月份才租出去的。

  房东女儿表示,直到今天出事了,她才知道房间被二房东改成了小旅馆。

  小区出租房被改造成小旅馆

  二房东常常去车站拉客

  新风丽都小区位于环站西路和新风路之间,距离火车东站只有2分钟的步行距离。

  “就是因为这里离车站很近,所以很多二房东租下这里的房子后,就改造成小旅馆。”李大伯说,“我在这里也有两三套房子,但是我从来不租给开旅馆的人,那样太乱了。”

  李大伯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是单间房子出租,一个月的租金大概在三四千元左右,如果用来开旅馆,一套房子隔出6间,每间按一天80元房价来计算的话,一个月赚进七八千,那是轻轻松松的。

  小区里有一个居民就在附近的火车东站工作,他说,二房东租下房子后,会搬进很多单人床,按床位向住客收费。他表示,起火房间的二房东也时常在东站拉客。

  对于小区内开出这么多小旅馆,居民们都十分厌恶。

  “你想想看,每天都有不同的人进进出出小区,流动人口这么多,相对来说,安全性肯定大大下降了啊。”李大伯说,“而且这种旅馆都是不正规的,根本不会严格登记住客的身份信息。弄不好有人犯事儿了,也会躲到这里来。”

  对于李大伯的这个说法,不少居民纷纷表示赞同,还向记者爆料:“你看,这幢楼的二楼、三楼都是开这种旅馆的,1单元的六楼也是。”

  小区2000多户过半房子出租

  每天都有拖着行李箱的生人进进出出

  随后,记者来到1单元6楼的601,敲了半天门后,一名年轻男子打开了房门。

  他告诉记者,他是跟朋友群租在这里,但是记者走进去后发现,里面被隔成了五六个房间,不少房间的床已被拆掉,放在了阳台上。

  那么,对于小区内群租房、小旅馆泛滥的情况,小区物业是否知道呢?

  物业一名负责人介绍,新风丽都小区和周边几个小区都是拆迁安置房,彭埠地区的拆迁户通常会被分到三四套房子,除了一套自住之外,其余的大多用于出租。

  “整个小区一共有2000多户,估计有一半以上的房子都是出租的。可是,到底有多少是群租房,有多少是小旅馆,我们也不知道。”这位负责人对现状表示无奈,“对方不配合,我们是没有办法上门去查看的。”

  接着,记者又穿过马路来到火车东站。在到达大厅里,记者碰到了不少上前来询问是否要住宿的人,有几人明确表示,住这种“小旅馆”的价格肯定要比普通连锁酒店便宜,而且离东站很近,会带着记者前去入住。

  这一情况也得到了新风丽都北苑门岗保安的证实。

  “每天,我们都会看到很多拖着行李箱的生面孔进进出出,一般都是由二房东带着进来的,问起来都说是朋友,来自己家里住一晚上。小区里面有旅馆的情况我们也知道,但是我们只是保安,他们这番说辞下,我们没有办法不让他们进去。”一名保安说道。

  进门难、取证难

  工商部门监管起来很无奈

  说起这些“黑旅馆”,头疼的不仅是小区里的住户,还有杭州江干区东站工商所。

  从今年4月份开始,新风丽都北苑被划归到东站工商所管辖范围内,在短短五个月的时间里,工商所已经接到二三十起居住户的投诉。

  每次接到住户投诉后,工商所都会派工作人员按照投诉的地点前去查看,但无奈的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工作人员都吃了“闭门羹”。

  “每次去检查的时候,房间里面的人十有八九是不开门的,而我们也没有权利破门而入。面对这种情况,真是束手无策。”东站工商所的雷所长说,很多“黑旅馆”门口还都装有摄像头,在房间里看到门外有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时,他们就拒不开门。

  在这二三十次针对“黑旅馆”的检查中,只有少数几次工作人员能进到房间里,这还得碰运气—刚好有“黑旅馆”的房客从房间里出来时,工作人员趁机入内进行检查。

  可即使进入到房间内,同样还面临着取证难的问题。

  “我们进到房间,能看到里面摆放着七八张床位,但并没有房客在里面。开旅馆的二房东就一口咬定这些床位是为来家里做客的亲戚朋友准备的,我们也没办法。”雷所长说,即使有房客在房间里,同样也很难取证,许多房客会声称自己是二房东的朋友。

  小区里严禁开小旅馆

  5月以来已开出两三份整改书

  由于存在着难进门、取证难的情况,这5个月来东站工商所只成功出具了两三份整改通知书。

  雷所长表示,这些二房东租来房子后,一般不会对原有的格局进行大的改变,只是在每个房间里摆两张床,客厅用玻璃隔一下,再放上两三张床。厨房几乎是不用的,一般都是二房东睡的地方。一套120方的房子大概能摆8-10床位。

  “这些‘黑旅馆’都是按床位进行收费,几十元到数百元一晚,长租的话每个床位价格在每月1000元左右。”雷所长说,这里的住客什么年龄层次都有,年轻人可能会在网上进行预订,年纪大一些的人都是二房东去火车东站拉客拉来的。

  而在住宅用房里开旅馆,雷所长表示,这是肯定不可以的。

  “一般像设计、策划这样不太扰民的公司,经过所在单元全体居民签字同意,并在小区公示七天以上无异议后,能在住宅用房里开设,但开旅馆是绝对不可以的。”雷所长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网友参与评论
 
条评论
表情
点击加载更多
表情
用户名
密  码
忘记密码